FENGYI TAN

FENGYI TAN是一个当代的女性化的高级女装品牌,由谭凤仪于2015年在伦敦创立,设计师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女装设计专业。品牌通过探索人体运动和服装间的情感关联,以富有张力的材质和简洁的剪裁勾勒出优雅柔软的女性形象。同时,品牌取材于实验舞蹈和现代艺术,尝试通过舞蹈、装置、影像等媒介去探索未来服装的可能性。FENGYI TAN结合功能性与艺术性,为女性日常穿着带来全新体验。

DESIGNER

FENGYI TAN是由谭凤仪2015年在伦敦创立的女装品牌,设计师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女装设计专业。品牌擅长以弹性材质为出发,通过探索人体运动和服装间的情感关联来创造当代的女性化的运动时装。灵感来源从实验舞蹈到现代艺术,品牌尝试从服装、装置、影像等不同媒介中去探索未来的可能性。灵感来源从实验舞蹈到现代艺术,服装成为品牌情感表达的一个媒介,品牌也致力于追求探索艺术与时装之间的界限。

AW16系列赢得了Fashion Scout 的Ones To Watch奖,并获得在伦敦时装周期间展示作品的机会,系列随后登上Vogue等英国杂志。

2015年夏天,设计师以弹性面料对身体空间为探索的毕业设计登上vogue、i-D、Dazed digital、dezeen等杂志。随后同名品牌FENGYI TAN在伦敦创立,品牌试图以女性视角去建立肢体语言和服装间的关联。

2016年2月,延续毕业设计的精神,品牌成立后第一个秋冬成衣系列在伦敦时装周发布。

2016年10月,品牌邀请英国舞者Eve Stainton与Hexagon Collective进行合作,在上海时装周首次以展览结合表演的形式发布17春夏系列。

2017年10月,品牌邀请荷兰皇家舞蹈剧院首席舞者Anna Hermann, 并与Hexagon Collective与Interactive Architecture Studio合作,将装置融入舞蹈表演中,这也是品牌首次尝试以舞蹈剧的形式发布系列。

2018年3月,品牌联合艺术家及建筑师林拓、舞者及编舞艺术家Malgorzata Dzierzon 和Renaud Wiser、作曲家及先锋音乐人张梦,带来了一场名为“马桶搋子和云”的艺术展示。

2018年4月,品牌受杭州布料图书馆邀请,以蕾丝为主要面料,创作出一组以现代舞为灵感的概念系列服装,并在名为“Lace To Meet You”的展览中展出。

2018年8月,运动品牌The Body Lab创立, The Body Lab 是从FENGYI TAN延伸出的以舞蹈为主的运动女装品牌,是对女性运动服功能性的艺术化探索。The Body Lab以肢体运动为研究核心,通过弹性面料和女性身体空间的相互关系,创造具有包容性的身体“软雕塑”。

2018年8月,The Body Lab by FENGYI TAN首次以sponsor的身份参与到长达5个月的In The Flesh表演计划,以支持独立的舞者、艺术家们。

2018年9月,FENGYI TAN入选伦敦时装周官方日程,与Hexagon Collective、编舞Gala Moody、建筑师林拓、声音艺术家王贝贝共同合作在伦敦带来一场时装肢体剧。

A/W 2020

FENGYI TAN 2020秋冬的灵感来自于英国作家埃德温·艾勃特的科幻小说《平面国》。小说从平面国的二维世界出发,延伸到更高维度的世界。设计师取材于此,并同时结合蝴蝶的形态展开对这一系列的探索。通过放大观察蝴蝶翅膀的绒毛触感、线条肌理、图案色彩,获取AW20系列的灵感,展开从平面到立体的畅想。

AW20 系列通过在功能性与造型上的相互启发,不仅开发出可以随着穿着需求变化而功能变化的蝴蝶领,它可以在围巾、披肩与帽子之间互相转换。同时在细节上,局部的立体填充工艺、不同面料、羽绒和皮革的拼接、不同的绒毛面料相互搭配,触感柔软,在丰富了服装的材质版型的同时,也丰富了服装的层次与质感,为穿着 FENGYI TAN 的女性在秋冬增添一分温暖。在本个秋冬列中,FENGYI TAN 标志性的褶皱材质通过局部的拉伸和拼接工艺带来全新的立体造型,延续对面料造型空间感的塑造。另一方面,几何的线条肌理则在百褶与针织中充分运用,穿着者通过运动与拉伸给服装带来微妙的变化,让服装也能更加适应身体的运动习惯。AW20 系列的色彩从蝴蝶翅膀的图案中提取,黑、白、灰、驼色等中性色中加入一抹宝石蓝、正红色,就像阴影中的一束光,这些色彩穿插在不同的明暗度里:中性的色彩神秘而沉稳,鲜艳的色彩强烈饱满,灰蓝色则是两者间的过渡,使整个系列细腻柔和。本季从 50 年代风格的廓形进一步发展,将毛呢羽绒等材料与百褶造型相结合,让秋冬厚重的材质也能够舒展飘逸。本季主题之一的“蝴蝶”造型结构也出现在不同的单品中,从抽象的几何线条到具象的蝴蝶型轮廓,如同将蝴蝶放在放大镜下观察,里面仿佛藏着一个宇宙,一个平面国。